欢迎来到恒卓咨询机构官网! 国际精益学院中国班组华昊联合
道场建设培训
精益制造一站式解决方案免费咨询,咨询热线:400-9975-088当前位置: 主页 > 管理研究 > 工业4.0 >

联系我们
全国服务热线:400-9975-088
咨询电话:0755-27998561(直线) 27998560
E-mail :mk@herozu.com
公司地址:深圳市宝安区福海街道中粮机器人产业园7栋1楼

日本工业如何应对工业4.0以及物联网的冲击

作者/整理:herozu.com 来源:www.herozu.com 2016-05-09

工业4.0:日本“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”
 
其实,日本智能制造及物联网的设想动作并没有落后于其他欧美发达国家。在生产自动化/智能化方面,日本于70至80年代就开始从数控到柔性制造FMS(Flexible Manufacturing System)的研究/应用工作;80年代到90年代随着计算机的广泛应用,注意力又集中到FA(Factory Automation)/CIM(Computer Integrated Manufacturing)方面;特别是日本1989年提出智能制造系统IMS(Intelligent Manufacturing System)概念,且于1995年启动了IMS国际合作研究项目。当时日本的制造业处于全球竞争优势的鼎盛时期,欧美等主要工业化国家都加入到日本的IMS国际合作项目倡议中。有讽刺意义的是尽管欧美各国都希望IMS的国际合作机制应该继续下去,而倡议者日本反而于2010年4月底正式退出IMS国际合作机制。尽管IMS缺乏利用互联网思想而仅限于工厂内部系统智能化,而德国提出的工业4.0与美国GE提出的工业物联网(IIoT) 可以说是IMS的延伸,是在互联网前提下的智能制造与服务系统。
 
而在互联网应用方面,日本于2000年提出“e-Japan”构想(实现高速英特网社会的IT战略),2004年又上升为“U-Japan”( 基于物联网的国家信息化战略、构建任何时间、地点,任何人都可以上网的环境),通过“e-Japan”与“U-Japan”战略的实施,日本已成为网络速度一流的IT国家。但是,“U-Japan”战略并没有得到产业界得配合,网络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也没有深入,“U-Japan”战略半途而废不了了之。笔者认为日本产业界对互联网应用的抵触原因可以归纳为:1)过度担忧通过网络的技术流出等安全问题;2)产业组织思想的阻力,日本擅长磨合型(Integral Architecture)的组织结构而抵触模块化的设计思想(Modular Architecture),同时企业的系列化导致重视纵向一体化而轻视横向一体化的努力;3)缺乏一个强势网络企业的推动。
 
日本产官学一体化应对工业4.0/工业物联网(IIoT)的冲击
 
但是,随着工业4.0及工业互联网构想在全球的传播,工业4.0/工业物联网(IIoT)对日本产业界带来了很大冲击。为此,日本分析了自身在硬件及切入式软件技术方面的优势及产业特点于2015年1月公布了“新机器人战略”。 2015年5月日本又在“新机器人战略”框架下成立了产官学一体化的“机器人革命倡议协议会”(会员达320多家)推动新机器人战略。新机器人战略重点在于通过熟练掌握大数据、网络技术及人工智能技术使其实现自律化、终端化、网络化,并成为物联网(IoT)的世界领袖。此战略提出的“机器人”仅是一个概念,智能汽车、智能家电、智能住宅等都被认为是“机器人”,重点在于实体世界与虚拟世界的智能接口作用。与“新机器人战略”侧重于智能接口不同,日本与2015年10月设立了“IoT推进组织”(IoT Acceleration Consortium)通过产官学合作来推动日本全国的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的技术开发与商业创新。目前、其会员已达1000家左右。“IoT推进组织”下设技术开发工作组、新商业推进工作组、专题工作组开展日常工作。
 
与德国提出的工业4.0概念最接近,而且专注于制造业智能化的应属由大学和民间企业于2015年6月组织成立的“工业价值链倡议”(IVI: Industrial Value Chain Initiative),有近60多家制造业大企业及IT企业参加。主要从技术角度推动智能制造。从参加企业来看,有媒体评价是IT企业及智能化系统提供商积极,智能制造技术的应用企业仍持观望的等待阶段。